站内检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天气预报:
工作要闻 中央政策 省政府文件 一线传真 媒体广角
政务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目录 非信息公开目录 狱务公开 公告公示 政策文件 资金信息 人事信息 单位概况 数据统计 规划计划 新闻发布会
建言献策 基层民意网络直通车 网上调查 网上征集 办事指南 检举控告 热点问答 党风廉政和机关作风建设意见箱
理论研究
改造动态 监区文化 新生之路
从警心得 工会工作 民警掠影 团青工作 党建专栏
平安监狱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研究  
 
基于新形势下的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方式方法研究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 贵州省兴义监狱 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0日 【字体:

要: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是保障社会和谐稳定的一项重要基础性工作,也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系统工程的一项重要内容。因此,做好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不仅有利于巩固监狱的教育改造成果,有效减少和预防再犯罪,同时也对维护社会的和谐与稳定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本研究在查阅大量国内外参考文献的基础上,针对刑释人员回归社会过程中所存在的各种问题、分析其原因,并提出相应的对策与措施,以期对做好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作用。

关键词:监狱;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再就业;间歇监禁刑

中图分类号:D926.13           文献标识码:A

1 引言

刑释人员安置帮教,简称安置帮教,是指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依靠各有关职能部门和全体社会力量,在国家规定期限内(五年)对刑满释放人员进行的一种非强制性的引导、扶助、教育和管理的活动[1-2]。安置帮教工作的目的就是使刑释人员继续巩固教育改造成果,继续加强思想意识改造和行为矫正,努力适应新的社会环境,真正走向遵纪守法、自食其力、安居乐业的社会生活轨道,不再违法犯罪和危害社会[3]Arul Nadesu通过调研分析了重新犯罪和安置帮教之间的相互关联性,他认为安置帮教工作开展成效的好坏直接影响着重新犯罪率的高低[4]。据统计,目前我国每年有60万左右的刑释人员回归社会,且呈逐年上升的趋势[5]刑释人员本身具有弱势性、危险性和不稳定性的特点[6]这部分人重新回归社会后如果得不到妥善安置的话,就很有可能产生重新犯罪的动机,成为影响社会和谐与稳定的极大不利因素[7]刑释人员大多道德文化水平较为低下,心理素质不过硬且其认知和自我控制能力较弱,他们对外界的排斥反应和对各种不良因素吸收更快、更深,由此内因的先天不足和外因的消极影响相互融合交织,导致了目前刑释人员难以顺利回归社会的现状[8]因此,做好刑释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使其能够顺利回归社会,不仅有利于刑释人员群体本身的安定幸福,也是党和政府推进社会管理创新,构建和谐稳定社会的必然要求[9]

随着我国法制建设不断向纵深方向推进,刑释人员安置帮教也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国内学术界,一些专家学者和司法行政工作者对安置帮教纷纷展开了相关研究,并且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王毅纯等人认为应该安置帮教机关、监狱机关、刑释人员自身和社会力量全部纳入安置帮教工作资源[10];李彬旭认为安置帮教工作要注重做好引导、教育和管理三个环节[11];叶胜军探索性研究了安置帮教工作立法的必要性、原则、模式与立法的主要内容[12];姚雨辰认为做好安置帮教工作就必须重视和完善我国刑释人员的社会保障[13];成志刚、杨平认为应当纠正政府理念偏差,为刑满释放人员提供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等[14];而李犇从就业安置方面[15]、王巍从监管改造与安置帮教工作衔接上[16],王萍和束建华等从整合社会力量,创新社会帮教形式等方面纷纷展开了相关研究[17]。而对安置帮教工作方法及措施上,周立刚等人认为应对刑释人员开启宽容、开放和希望之门,铺就再就业绿色、高速和健康之路,以打开安置就业工作的新局面[18];王剑波等人论述了刑释人员过渡性安置就业的问题[19];王洁行认为安置帮教工作应该突出解困功能,以社区岗位安置为主要途径,以弱势群体为主要安置对象,以技能培训为促进安置的主要措施[20]

经过长期不懈地努力,我国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显著成效和巨大成功[21]2012年底,全国93%的地(市、区)与96%的县(市、区)均建立起安置帮教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机构,工作人员达17000余人,29000多个乡镇(街道办)设置了安置帮教工作站,村(居)委会及企事业单位成立安置帮教小组40余万个[22],安置帮教工作机构已初具规模。据不完全统计,自1988年以来,全国各地安置帮教基层组织累计衔接刑释人员264万余人,落实帮教措施260万余人,过渡性安置192万余人,帮教率达到衔接总人数的98.5%,安置率达到衔接总人数的72.7%,重新违法犯罪率始终控制在3%以下,使我国的刑释人员再犯罪率始终处于世界较低水平[23],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30%50%的水平[7],在降低重新犯罪率,维护社会和谐与稳定方面取得了积极和显著成效。

2 刑释人员回归社会后所遇到的问题

2.1 社会对刑释人员接纳程度较低

我国是一个受儒家思想影响深远的国度。数千年以来,中华民族历朝历代都主张以道德教化来维护统治,这也就使得人们习惯于用道德的观念来审视一切行为,因此,人们总会自觉不自觉地认为刑释人员曾经受到过法律的制裁,他们就是道德严重缺失的坏人,对刑释人员普遍存在戒备心理,从原始感情上就歧视他们、厌恶他们,常常将他们排斥到群体之外或社区的边缘地位,使他们很难享受与别人相同的权利和自由[1]随着社会发展节奏的日益加快,如果刑释人员社会化迟滞就意味着将被淘汰[24]。其实,从犯罪学的角度上看,犯罪是社会矛盾的产物,不能把责任完全归咎于个人[5],社会应该负有一定的救助责任[25];另外,很多过失犯罪或因其不懂法而犯罪,这类服刑人员其实并未触碰道德底线。因此,如果简单地在刑释人员和坏人之间画上等号的话,笔者认为这个问题的本身就值得商榷。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和文化的不断进步与发展,这一状况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但并未从实质上和根本上得以改变,社会对刑释人员的歧视和不信任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这也就导致了刑释人员回归社会后,其社会地位普遍较低这一现状。

2.2 刑释人员刑释后再就业难

目前,我国正处在深化改革的攻坚克难关键时期,2020年实现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既定,劳动力是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人力资源保障,各企业用工单位大面积出现用工荒,“招工难”已成为困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难题,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虽然刑释人员适龄劳动力比例非常大,劳动力资源丰富,但刑释人员回归社会后却很难顺利实现再就业。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刑释人员普遍存在“监狱化”现象,其就业综合竞争能力相对较低。监狱虽然是一个让服刑人员再社会化的地方,但服刑人员在监狱服刑过程中也伴随出现了监狱化的问题,有的学者甚至认为罪犯监狱化过程其实就是一种反社会化的过程,罪犯在监狱里的服刑时间越长,其刑释后适应社会的能力就越弱,其再社会化的难度也就越大[26],一些学者对此展开了相关研究[27-30]二是社会及用人单位对监狱教育改造工作缺乏必要的了解。由于监狱工作自身封闭性的特点,导致监狱对外界来说显得神秘莫测。监狱的高墙电网切断了服刑人员和外界社会联系的同时,也切断了监狱和外界社会的联系,外界社会对监狱的印象还停留在监狱是个关犯人的地方这一认识层面上,至于监狱如何教育改造罪犯以及罪犯在监狱里改造情况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也无从知晓;三是监狱机关技术教育手段较为落后。由于监狱机关自身技术教育力量薄弱和相关经费保障不足的原因,技术教育一直是监狱三课教育中的短板和影响三课教育质量进一步提升的瓶颈。邱兆雷指出当前监狱教育改造环节薄弱不利于服刑人员再社会化[31]且监狱机关在对服刑人员进行技术教育时过于关注本监狱生产发展的需要,而明显忽视服刑人员复归社会谋生就业的需要[32]

3 创新安置帮教工作方式方法

3.1优先做好三无刑释人员的安置工作

优先做好三无刑释人员安置工作,帮助其解决燃眉之急的生存问题。路永泉等人通过调查研究表明,生存问题是刑满释放人员重新犯罪最为直接的原因[33]。所谓三无刑释人员,指的是无家可归、无业可就、无亲可投的刑释人员,因其在其原籍无亲无靠,很多三无刑释人员回到原籍落户后便直接到外地打工或者投靠狱友,狱友们时常纠集在一起,再次违法犯罪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因此,优先做好三无刑释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的了。对于三无刑释人员安置帮教,笔者认为,可以有以下两种方式进行:一是地方政府可以考虑成立专门的接纳机构,并开设一定的劳动项目,对于符合一定条件(诸如身体健康、年龄在60周岁以下且不丧失劳动能力等等)的三无刑释人员,可以先安排其到此接纳机构里安身立命,并参加劳动,由政府支付其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工资,先帮助其解决生存问题,然后再从长计议其就业问题;二是由政府成立过渡性安置机构,先将三无刑释人员安置起来,解决其衣食住等生存问题,然后再由地方政府牵头,和相关技术培训学校以及用人单位联合举办刑释人员技术培训班,对其进行技术培训,经培训合格后,进入用人单位工作。例如:20143月份,贵州省兴义市联合了相关技术培训学校和用人单位共同举办了为期28天的刑释人员再就业培训班,开设了汽车维修、摩托车维修、电工电焊、计算机、厨师、家政服务、餐厅服务、蔬菜园艺等培训科目,培训期间免费吃住,不仅切实提高了刑释人员就业竞争能力,同时也使之深深感受到了政府对他们的关爱以及社会对他们的关心,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3.2着重做好刑释人员的再就业工作

就业,是一个人社会生存的首要条件[34],也是社会个体参与社会实践的重要标志[35]。刑释人员的正常再就业不仅可以保障刑释人员的经济生活需要,还可以有效提高其再社会化程度。如果刑释人员劳动就业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无业可就,无工可做的话,不仅无法维持自身的生存,对于社会的稳定与和谐也是极大的隐患[36]据我国26各省(市、自治区)对1982年至1987年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后安置情况的统计调查显示:在刑满释放后三年内尚未安置就业的刑释人员年均重新犯罪率最高,已有临时性工作的重新犯罪率其次,而已有固定工作的重新犯罪率相对最低[37]监狱机关行刑的本质并不是创造好的受刑人,而是创造好的社会人[38]刘世恩认为,应该把服刑人员参加职业技术教育纳入对服刑人员的考核奖励机制之中[39]。笔者认为监狱机关在办理拟报服刑人员减刑假释案件时可以考虑将服刑人员是否获得职业技术教育毕业证、结业证书或技术等级证书作为优先获得减刑或者适用假释的条件之一,通过正确引导服刑人员改造功利性来调动服刑人员学习职业技术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益于进一步提升服刑人员教育改造质量[40],并最终达到提高刑释人员回归社会后的生存能力和就业的综合竞争力的目的。这就需要监狱机关积极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加大对外宣传力度,让社会各界尤其是社会各企业用人单位对监狱机关的教育改造工作有必要的了解。国内一些监狱也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大胆的尝试,例如,四川省达州监狱联合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组织102家企业进监招聘,218名即将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在出狱前就顺利找到了工作[41]

3.3建立健全的安置帮教工作联动机制

安置帮教工作的初始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弥补监狱教育改造的相关缺陷以及对监狱教育改造成果的巩固,实现监狱和社会之间的有效衔接。因此做好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关键是要做好监狱内和监狱外这两个环节的工作。也就是说,安置帮教部门不能等到服刑人员刑释出狱之后再开始着手安置帮教工作,而须将安置帮教工作向罪犯刑释前,甚至服刑期间延伸;而监狱机关则应以增强服刑人员刑释后社会适应能力、生存能力和就业竞争力为行刑终极目标。社会及安置帮教部门与监狱机关建立安置帮教工作联动机制,不仅能有效提升服刑人员教育改造质量,同时也能使刑释人员刑释后的安置帮教工作事半功倍。

3.4加强做好刑释人员的思想教育工作

安置帮教工作的关键是做好刑释人员思想教育工作,对于刑释人员来说,无论安置帮教工作做的再到位、再细致,也只是外在客观条件,而决定事物运动和发展的基本趋势依然是事物的内因作用,刑释人员自身的态度才是起决定作用的关键因素。因此,笔者认为,安置帮教工作的前提和原则应该是助其自助者,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关键就是加强做好刑释人员的思想教育工作,让刑释人员明白不能被动地等待被安置被帮教。在各方面都在努力做安置帮教工作的同时,刑释人员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努力实现自身顺利再社会化。目前我国全面脱贫任务依然十分艰苦,若将有限的宝贵资源投入到那些被动地等待被安置被帮教的刑释人员身上,笔者质疑这种做法,因为这本身违背了公平正义的精神,并不有利于犯罪率的降低,甚至可以说是在鼓励犯罪。

4 结语

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和共同努力[42]。同时,我们应该对久于服监禁刑且即将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安置帮教的前期准备工作投入更多的关注。笔者认为可以在省一级组建专门的出监监狱,实行间歇监禁行刑模式,即为一种规定服刑人员在特定的时间里,如周末或晚上被监禁,而其余时间如工作时间等,则允许其享有一定的社会自由的刑罚。将全省范围内原判为死缓、无期或有期徒刑十年以上,年龄在60周岁以下,且有正常劳动能力,经过多次减刑,现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内的服刑人员,由服刑人员个人提出申请,经监狱机关综合评估后,集中进行专门的技术教育。因为,我们在陆地上教会他们游泳的理论知识,刑期一满,如果立即将其扔进社会的大海,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他生存的几率又有多大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鉴于此,笔者认为在陆地大海之间试建一个游泳池是非常有必要的,也就是说,对于这类服刑人员,我们先在监狱这块陆地上教会其游泳的理论知识;然后让其在出监监狱这个游泳池里将理论转化为实践;最后再将他们放归社会的大海。具体做法:由政府及安置帮教部门安排专项资金并出面协商,与用人企业单位签订培训及用工协议,服刑人员经技能培训合格后进入该用工企业工作。白天服刑人员去该用工单位工作,夜里按时回到出监监狱报到并住宿,由监所民警组织服刑人员思想教育、文化学习和文体娱乐等,实行5+1+1管理模式,即工作5天、公益义工1天、自由休息1天(该天服刑人员经请假批准甚至可以去短程旅游)。对于服刑人员的工资,可以将其30%部分作为劳动报酬支付给服刑人员,作其日常开销使用。这种行刑模式可以有效地让那些长期服监禁刑的服刑人员在其临近出狱前有个社会化的缓冲期,出监监狱正是建立在监狱和社会之间的一个缓冲带,这种行刑模式不仅能有效增强刑释人员的社会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还对降低刑释人员重新犯罪率有很大的积极作用与现实意义。同时,定期组织服刑人员参加社会义工,还可以有效地增强其社会责任感,而对社会责任感的缺失,也正是其违法犯罪的原因之一。

参考文献

[1] 黄京平,席小华.帮教安置工作理论与实务[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5-7.

[2] 申柳华.论出狱人的社会保护——前科消灭与出狱人的社会保护[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5):12-15.

[3] 王鹏.我国安置帮教工作法治化探析[J].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6):61-64.

[4] Arul Nadesu. Reconviction Patterns of Released PrisonersA 36-Months Follow-up AnalysisStrategic Analysis Team Policy Development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March 2007.

[5] 曾岩.我国安置帮教制度研究[D].长春:长春理工大学,2013.

[6] 王志强.对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状态的分析[J].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04196):35-40.

[7] 张婷燕.论我国安置帮教工作现状及其改革[D].长沙:中南大学,2013.

[8] 袁梦.大治安视野下刑释人员回归社会研究[D].上海:华东政法大学,2014.

[9] 李晓英.推进社会管理创新实现安置帮教一体化的路径思考[J].当代法学,20106):148-153.

[10] 王毅纯,霍力.试论安置帮教工作三层良性循环模式的构建[J].金卡工程,20109):43-45.

[11] 李彬旭.搞好安置帮教工作的建议与思考[J].中国司法,20067):110-111.

[12] 叶胜军.对我国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立法思考[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41):45-46.

[13] 姚雨辰.吉林市刑满释放人员再犯罪与社会保障相关性探究[D].长春:长春工业大学,2010.

[14] 成志刚,杨平.论我国刑满释放人员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2):100-102.

[15] 李犇.非营利性组织在刑解人员就业保障中实现模式的探索[J].法制与社会,20092):286.

[16] 王巍.浅谈监管改造与安置帮教的衔接[J].活力,20108):252-253.

[17] 王萍,束建华.整合社会力量,加强组织管理建立新型的社会综合帮教安置体系[DB/OL].法律教育网,2007-03-20.

[18] 周立刚,刘智勇.探讨拓宽刑释解教人员的就业门路[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46):38-40.

[19] 王剑波,谭斌发.刑释解教人员过渡性安置就业问题浅析[J].人民调解,20086):35-36.

[20] 王洁行.调动社会力量开创安置帮教工作新局面[J].中国司法,200211):61-62.

[21] 李金航.论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及创新构想[J].中国监狱学刊,20105):30-32.

[22] 服务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动员社会力量多形式参与安置帮教——司法部.今年力推平安中国建设[DB/OL].北京:法制网,2013-02-21.

[23] 李冰.我国对刑释解教人员建立过渡性帮扶、救助制度[J].人民调解,20064):30-32.

[24] 克莱门斯·巴特勒斯.矫正导论[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159-60.

[25] 冯卫国.对完善我国出狱人保护制度的思考[J].政法论丛,20033):38-40.

[26] 王平.理性化及其局限——监狱行刑观念的价值定位[C].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教研室主编.刑事法学要论,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1119.

[27] 陈兴良.刑种通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3513-514.

[28] 马克昌.刑罚通则[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515-517.

[29] 谢望原,翟中东.对我国行刑社会化的思考[J].法学评论,20001):60-65.

[30] 周红梅.刑罚执行论[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80-81.

[31] 邱兆雷.服刑人员再社会化问题研究——基于监狱管理的视角[D].南京:南京理工大学,2011.

[32] 刘世恩.中国罪犯改造理论与实践研究[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77-78.

[33] 路永泉,赵军.生存问题是刑释(解教)人员重新犯罪的最直接原因[J].中国监狱学刊,20075):67-70.

[34] 薛贺升.云南省刑满释放人员就业的影响因素与对策分析[D].昆明:昆明理工大学,2013.

[35] 王志强,李贺江.预防重新犯罪的重点与难点——刑满释放人员的就业问题分析[J].武汉公安干部学院学报,20043):62-65.

[36] 廖一如.当今安置帮教工作的现状与挑战[J].环球人文地理,201418):252-253.

[37] 毛淑玲,刘金鹏.刑满释放人员社会安置论略[J].辽宁警专学报,20081):88-91.

[38] 大冢仁.刑法概说(总论)(第三版)[M].冯军.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497-498.

[39] 刘世恩.对刑释人员安置工作的思考[J].中国司法,20072):59-61.

[40] 邱广武,戴祥法.功利性改造向本质改造的回归[J].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83):6-10.

[41] 李杨,陈明远,赵权军.企业进监狱招聘218人出狱前就业”[N].华西都市报,2014-12-05.

[42] 天河区石牌街道办事处.如何做好刑释解教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J].探求,2013S1):124-127.

(供稿:兴义监狱 朱宗泽)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上一篇:
下一篇:
  • 贵州司法行政网
  • 贵州省人民政府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 共产党员网
    贵州监狱网群
    王武监狱 羊艾监狱 白云监狱 金西监狱 女子第一监狱 女子第二监狱 沙子哨监狱 司法警察医院
    遵义监狱 忠庄监狱 田沟监狱 六盘水监狱 轿子山监狱 安顺监狱 宁谷监狱 平坝监狱
    太平监狱 毕节监狱 铜仁监狱 大硐喇监狱 凯里监狱 鱼洞监狱 东坡监狱 兴义监狱
    海子监狱 都匀监狱 桐州监狱 未成年犯管教所 福泉监狱 瓮安监狱 北斗山监狱 广顺监狱

      联系我们 | 版权和隐私说明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网站推荐 | 网站纠错 | RSS订阅

      版权所有: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

     管理单位: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

      电子邮箱:newsgzjy@sina.com  联系电话:0851—85825041